当前位置:首页 > 茶乡婺源 > 茶知识

秋日婺源皇菊飘茶香

发布时间:2013-01-08 00:00:00  作者:舒曼  来源:西湖龙井资讯平台  点击数:载入中…

秋日婺源皇菊飘茶香(散文)

西湖龙井资讯平台1月8日讯:(舒曼)秋日菊已去了,惟杯中的婺菊依然绽放。

前些日子去南昌问茶,恰遇相交多年茶友陈兄大华,想不到大华兄见面便说婺源菊。他告诉我,厂里除生产婺绿茶外,又在婺源自然山水间辟出一方天地,种植婺菊,名曰婺源黄菊。而且当下销售正猛,以花朵论价,最贵的一朵皇菊要卖50元。

于是我和大华兄从婺源绿茶说到婺源皇菊,又从婺绿说到婺菊。临别时,大华兄执意相赠婺源皇菊,而且是在夜晚特地赶到冷库取菊送到我下榻宾馆的房间里,这等执着,实在令我感恩。大华兄临别时再三嘱咐:“品菊不分季节,把婺源皇菊最美的瞬间永远定格在你杯中。”

夜深人静,伏案就笔,取一朵稍大的皇菊冲泡于玻璃杯中,渐渐地,一朵鲜艳的皇菊自然舒展在杯中绽开,风姿绰约,仿佛又获得第二次生命——鲜亮地活在杯中。呷一口,菊香四溢,举杯对光凝视,立体透视,一丛浅淡一丛深,皇菊的每一寸纹理,纤细的瓣,娇嫩的蕊,淡洁高雅,金色堂皇。在这个寒冷的冬季,婺源皇菊居然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多得的一抹柔色。不惟如此,尚有婺源移来贵比金的感受。

我在想,如今有太多的人之所以饮菊已不单纯从保健养生的角度考量,而是把煮水、润杯、投菊、沏泡、品菊视为一次与大自然(秋韵)亲近融合的历程,把自然恩赐之菊作为人与天地融合的一种体验。难怪陶渊明一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所流露出来的自然而然人性,让许多文人墨客在天地万物中获得思想和艺术的启迪。

我最早认识的是朵朵“杭菊”,且也偶尔饮以为之,图的是清香怡人。及至后来,市场流饮“天山雪菊”,人们开始以为这“天山上的来客”极为神秘,只因为是来自雪域高原的菊花,自然的价格不扉。后来,这雪菊在市场普遍蔓延,不由地让一些人思考着雪域高原大有摘不完的菊花,于是这雪菊不得不放下贵族的身价。

但无论怎么说,有菊花相伴的日子,总会让人迷恋那涌动着的暗香。

君不见皇菊之香婺源来,朵朵入杯不复回。孤标傲世的婺源皇菊,带着自己花季般精彩语言走进人们的杯中。此时一杯盛开的皇菊,装点的不仅是杯中秀色,而是让人们能够记住秋日的浪漫与宁静。杯中无声绽放的那种鲜亮,把皇菊的生命与饮菊人的心境融合而一,欢喜而来的是“郁郁黄花是般若”的知慧,独见皇菊,清香不绝,究竟是心中的法身,还是凌霜自得的寂廖。

想起中国传统品菊,花种繁多,如球菊、塔菊、树菊、悬崖菊。从菊花种类上看,有“绿牡丹”、“墨荷”、“十丈球帘”、“绿衣红裳”、“帅旗”等传统五大名菊,而在这诸多种类名菊中,唯独这产自中国最美乡村的婺源皇菊却成为人们当下最有“话语权”的菊饮。

菊有谦卑、淡泊、清华和避浊秉性,故历代文化对菊花赋予很高的品性。

把饮皇菊,因人心境可以是“清冷香中抱膝吟”,也可以是“慰语重阳会有期”,还可以是“醒时幽怨同谁诉”……总之,心会与感念各异。同样是一杯菊花茶,与之对语,可雅俗有别,迷悟有差:一念迷,菊是菊,水是水,清者清,浊者浊,雅是雅,俗是俗。仅仅是一杯菊饮而已;反之,一念悟,菊即茶,茶即菊,清化浊,浊变清,雅化俗,俗化雅。于是当众花迎春竞相妖娆时,唯见秋菊不与争俏。

冬日风肃,但见杯中的婺源皇菊馨香不绝,那份幽香一脉冲寞、别有深情寄思的情怀浸入到你的精神世界里。

感念婺源皇菊,感念大华兄从东篱闲采的一杯菊香。(完)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