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媒体看婺源

[上饶日报整版]“最美孕妇”救落水男童流产:再碰上还会这样做

[上饶日报整版]“最美孕妇”救落水男童流产:再碰上还会这样做

发布时间:2013-05-28 00:00:00  作者:张卫国  来源:上饶日报大都市  点击数:载入中…
 
  程飞与获救孩子(左)在一起
  幼童落水处

  她,面对溺水的幼童,不顾身怀六甲,毅然跳进了冰冷的溪水里;她,勇敢地挽救了别人的孩子,却失去了自己腹中的胎儿;她说,再遇上这样的事,还会这样去做;她,在春寒料峭的日子里,让村民们感受到了温暖的大爱;她,就是被婺源县紫阳镇齐村村民称为“最美孕妇”的程飞。

  幼童溺水孕妇救人流产

  程飞今年27岁,毕业于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曾是一名共青团员,2010年与齐村村委会江坑自然村的程春树结为连理。虽然时隔已两个多月,谈到程飞见义勇为,获救幼童的奶奶王招兰仍感激万分。她说:是程飞给了孙儿的第二次生命,她也是孩子的妈妈。今年2月14日,初春的上午乍暖还寒,王招兰4岁的孙子和三、五个小伙伴在江坑村口溪边玩耍。约10时左右,溪边传来孩子们“有人落水了”的惊呼声,正路过村口的程飞听到呼救声后,迅速跑向60余米开外的溪边,只见一个孩子的脑袋在溪水中时隐时现,当时正值春汛,溪水湍急,孩子随时都有被冲走的危险!危急中,程飞来不及细想,更顾不上自己怀有身孕,纵身跳入齐胸深的冰冷溪水中,连推带托,奋力将孩子推向岸边。受到惊吓的落水孩子不断挣扎,令程飞的施救异常艰难,几番折腾之下,终于将孩子托上了溪岸!浑身湿透的程飞体力透支,极度疲乏,她脸色苍白,虚弱得浑身发抖,上岸后竟一时瘫坐在溪岸上……

  就在村里人纷纷传颂和夸奖程飞的义举时,当晚,程飞出现肚痛、见红等流产症状,被家人紧急送往婺源县人民医院。因为受到冰冷溪水的浸泡刺激以及施救过程中竭尽全力伤到元气,已怀孕3个月的程飞不幸流产!

  “最美孕妇”从小爱助人

  得知消息后,紫阳镇计生人员第一时间前往探望了程飞,而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自发地前往程飞家,探望这位勇敢的女子。程飞也被人们称为“最美孕妇”,很多村民向笔者回忆起了程飞的一些往事。

  江坑村60多岁的村民程发中说,古话说“三岁看大,十岁看老”,程飞这孩子从小就是个热心肠!他记得那是十几年前农忙季节的一天,突然下起了大雨。程发中家场子上还晒着好几百斤的稻谷,家里又只剩下老程一人,急得他慌了神。这时,只有12岁,正好放学路过的程飞赶紧跑上前,忙前抢后地帮助他抢收稻谷。那场雨可是真大呀!可程飞愣是坚持到收完最后一粒稻谷。因为冒雨抢收稻谷,程飞全身淋湿受凉,晚上发了高烧,连着吃药打针了好几天。事后,老程后悔莫及,他说,多好的姑娘!真不应该让她帮忙收谷子。

  程飞的流产,让婆婆很是伤心,老人伤心的不只是儿媳腹中的孩子,她痛惜的是程飞的身子。婆婆说:“程飞小时候,我就喜欢她,还曾拿她开玩笑说‘这么好的女子,要能成我媳妇多好呀!’,不想后来真的如愿,程飞还真成了我媳妇!”老人说,儿子程春树与程飞结婚后,两人相敬如宾,对待老人向来恭敬孝顺有加。虽然是农村人,可像她这个年纪的人,有好多都是家中娇惯了的,好多农活都不会做,程飞却是家里家外一把手,粗活细活抢着干。又是大学毕业,有文化有知识,知礼数懂谦让,全家人都非常疼爱她。现在农村像她这样的儿媳非常少了,是个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儿媳!

  得知程飞流产,70多岁的邻居王林枝老婆婆伤心得直抹眼泪:“程飞是我看着长大的,是个实诚的孩子,从小就知道帮我做事,我一个人在家,还要干农活,早出晚归的,程飞看在眼里,放在心上,田间地头,猪舍家禽之类的,有什么难处,总会帮我搭上一把手,真希望这孩子好人有好报,来年再怀上个好宝宝!”

  有一年春节,程飞去几十里山路外的姑姑家走亲戚,在一处上坡的山路上,遇上一位推独轮车的老人,车上装满了稻种和化肥。由于路面崎岖不平,老人怎么也推不上去,看着天渐渐地变黑了,老人正着急时,程飞走上前去,操起独轮车前的绳索,连拖带拉地帮忙将车子推过山坡。让老人感动不已的是,虽然素不相识,但程飞却一直把老人送到了家。并谢绝老人的留饭,待赶到姑姑家时,天已经全黑了。

  在村民眼里,程飞与大多数同龄人不一样,帮助他人是她最大的快乐。大家都说,救人的事发生在程飞身上,不稀奇,因为她打小就是这样的人!

  再遇这种事还会去救人

  可同时,也有一种声音在悄悄漫延:为了救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孩子,失去了自己腹中的胎儿,这究竟值不值?面对这种疑问,程飞十分坦然,她说自己当时根本没有想这些,也来不及想这些,如果以后还遇上类似的事情,她还会这样去做!

  在偶然的情况下,笔者得知了程飞勇救落水儿童不幸流产的义举。起初,当记者试图采访时,程飞及其家人却并不怎么配合采访。原来,程飞的公公程祥金任村干部多年,现在是齐村的村支书,虽然对儿媳的不幸流产感到很是惋惜,但他认为,媳妇并没有做错,她做了一件新时代女青年应该做的事,一件让整个家庭无比光荣的好事!如果这事发生在别的村民身上,他一定会要求上级部门好好宣传,但考虑到自己是村支书,程飞是自己的儿媳,再加上儿子儿媳也都不想张扬,所以也就没有将此事及时上报到有关部门。同时,程家也谢绝了获救幼童家属任何酬谢,就连程飞因流产住院的2000余元医疗费也是自行解决的。

  失去孩子的痛楚,也是程飞起初不愿意接受采访的主要因素。虽然丈夫及家人都肯定自己的义举,但未能保全腹中的孩子,程飞私下里感到十分愧疚和悲伤,每每看到有孕妇挺着大肚子从身旁走过,或看到年轻的母亲快乐地抱着婴儿,这种愧疚和悲伤就更加沉重。她甚至经常在夜深人静时悄悄地祈祷,以乞求得到未出世孩子的原谅。可为了不影响到家中老人的情绪,程飞将这种悲伤深深地藏在了心底。无论在村里还是在家中,她依旧有说有笑,就像没事一样。实际上,从2月救人导致流产至今,她一直没能走出这个阴影。为此,程飞准备前往外地打工,她说,希望换个环境,能让心灵得到些许的舒缓。

  当再三地被问及有没有因救人致流产而感到后悔时,程飞只是平静地反问了一句:难道换成你,看着一个年幼的孩子落水,一条鲜活的生命即将消逝,你不出手相救吗?

  ( 张卫国  张红武  张剑 本报记者 吴卫民)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