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科学文化协会

查记酒坊迎春笔会

发布时间:2015-03-02 00:00:00  作者:江南怪人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2015年1月31日,应婺源县诗词楹联学会常务理事、婺源县查记酒坊查永红先生的邀请,婺源县诗词楹联学会的部分诗友,与县作协主席洪忠佩、顾问何宇昭,一起和折源当地的诗友在查记酒坊总部宝德堂,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迎春诗会,诗友们或畅谈心得,或挥毫泼墨,或登高望远,或吊古寻幽,好不热闹。县诗词学会方跃明会长一时兴起,还将参加本次活动的十三位文士的名讳镶嵌入诗中,做成一首妙趣横生的雅作,令大家开怀不已。

笔会喜赋

方跃明
婺源腊月雪纷纷,查记酒坊兰桂春。
旧店重开醪客旺,佳肴初试玉杯醇。
龙天塔上铃声远,孝义堂中敬意纯。
不厌羊毫多醮墨,家乡山水乐传闻。

奉和迎春笔会感赋

朱德馨

雪飞不下霰纷纷,宝德堂中酒酿春。

轴焕华光时彦秀,杯浮玉液里风醇。

尘寰几见真情久,吴楚还多古韵纯。

安得诗怀传塔畔,长生清响九天闻。

步韵和方会长《查记酒坊迎春笔会喜赋》

查永红

功成吉日意纷纷,宝德堂前几度春

孝义齐家亲友睦,精诚造酒味香醇

闲吟不问声名显,坚守只耽曲蘖纯

十世风霜终焕发,犹欣古艺百村闻

 
查记酒坊诗会即兴

叶文毓

岁末逢嘉会,寻诗宝德堂。

怀幽思逸士,临水慕流觞。

举目山川秀,挥毫翰墨香。

空灵真性在,不屑话黄粱。

题宝德堂

方跃明
宝树兰芝喜继承,德心酿酒自天成。
堂融楚水吴山骨,道汇徽风赣韵情。
高士倾心求一醉,术家鼎力助千程。
仁行义理铭千古,好看寰球万座城。

 

宝德堂修缮圆功有记
查永红
宝德醇风永,深坊又一春。
巷中堪问古,堂上好吟新。
曲蘖缸中暖,垆风岭外闻。
凤屏山色郁,共醉漉巾人。
 
宝德堂喜办迎春诗会
查永红
雪酿桃花梦,风人律气追。
旧坊春意早,浊酒已催诗。

再记迎春笔会

方跃明
痴心不死有刘伶,忍见斯文又践行。
一曲银冰通水埠,千峰翡翠展窗棂。
佳醪盏盏书风染,妙笔声声礼性铭。
最喜人间烟火盛,墨香飘处起清明。

又和再记迎春笔会
朱德馨
平生自愧远刘伶,也附豪朋品酒行。
岭上寻幽沿仄径,轩中览胜倚雕棂。
登楼怯举如椽笔,面壁惊窥仿鼎铭。
抱朴每难随众兴,唯余银发伴星明。

 

赠查记米酒
汪灶贵
半杯米酒舌生津,一首诗文已泛馨。
何必高楼尝美味,且来小坊净尘心。
秋香白雪书新韵,文毓新丁唱古音。
甚喜诗朋相聚好,行吟坐饮几相钦。
行游后径
汪灶贵
雅会正天寒,乐游后径山。
流清溪石现,草寂稻田干。
风笑云忧郁,亭迎客坦然。
归途如置袄,诗兴不知难。

宝德堂饮后戏赋
方跃明
永红雪曲柏源斟,文毓新丁喜德馨。
垒灶贵亲翻玉碗,飘萍俊士耀名门。
秋香秋色终成醉,宇迅宇昭或抚琴。
稻菽芬芳终不改,怀忠佩韵美无伦。

     注:内含永红、柏源、宇迅、新丁、德馨、灶贵、萍俊、耀明、秋香、文毓、宇昭、淑芬、忠佩等邑内文友名讳。

 

颂桃花雪曲

金宇迅

雪欲清尘云扫霾,山坑陈酿桃花怀。

荷锄哪问刘伶醉,埋我青春诗里来。

查记酒坊迎春笔会有记

程新丁

《虹井》迎春莅凤山,谈诗品酒不知寒。

芝兰玉树相辉映,荟萃精英最耐看。

查记酒坊诗会有记
胡淑芬
古塔巍巍腊梅香,寻幽乐到浙源乡。
谁家煮得千年熟,尽引诗人醉梦长。

 


走到乡下,去认识你

洪秋香


        不知为什么记不起同乡的父老乡亲,我常常在诸多场合被叫停,他们问候我的父母,与我聊那童年光景,弄得我一脸尴尬。不知为什么当比我低些年级的学弟学妹亲热地走近,夸赞我当年的好成绩与小名气,我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知道他们也过得很好,我稍不努力已经落后一大节。作为优储,千古年来不变的规律都是背负极大的心理压力。如果有可能,让我做一场梦,不要活在老师与领导的眼里,放心大胆地玩,不知又能快乐多少?当看到别人的执著与狂妄,专注与固执。我其实羡慕不已。因此我像颗向日葵,任一过客都曾充当我的光源,就像人家说爪子含铅量超标,我的大脑总藏着无量数的点子,它们极难得发育结
果,常常是外表光鲜的空壳。
       就是这颗向日葵,它极度渴望气象变化。任何没有太阳光的日子里它都在沉淀,反思,扎根,上进,有条不
紊地迎接春萌,夏长,秋收,冬融。一年四季,我们都选择在行走。
       雨雪飘乎天,走在浙源乡政府所在地凤山村,在龙天塔下停车,跨古石桥过河即到,站在古桥上看桥头那家小店微风中飘逸的招牌和站在店前理货的七十多岁的老妪,我仿若走入梦境。二十年前姐姐出嫁,我第一次来过这里,看那古老的街铺,门前的木联,墙头的红旗招牌,我想起了课本上读的“三碗不过冈”,如此吻合,我真怀疑武松到没到过这里喝过酒?然后走那店后的巷弄去的景阳冈。我也爬过店后面的石阶,却是到了一座半山腰的古宅,灰墙黛瓦,高低层叠,转角至门楼下,三雕精致恢宏,而望向庭院深深,院植葱翠,房梁径厚显苍穹。我心想,若说京城皇宫威武,真不难理解,且说这一方小山村,宅邸已此番富丽。凤山村中至今尚保存完好一处农家徽州院落,有一个朴素的名字叫“九家”,也有一个用心的谜面:九处院子十层牌楼,谁若寻得必有重酬,山民说相传那里地下埋有一处金窖。呵呵,如今,不说九家儿女不惦记,就是游者早把它当笑谈闲趣彼此了。
         同行的好友山谷在拐角处朝我挥手喊话,我才收回心想,几步跳跃,跟进正街。看一处地方的风水好坏,在巷仄里一走便知。徽州山高水长,商队结伴行走,几番下来便有了固定的落脚点,自然繁华了驿途的三五村庄,更加上那重教尚读之户,及第中举之门,凤山村依山傍水,布阵摆局,十分考究亦越来越旺促。记得村头原来有一大块地,听说村民们一起春看大戏,夏晒谷米,秋砍豆荚,冬劈柴木,一切红白喜殇皆可在这里掀起与落潮。如今,这块空地上座落好几户,剩下巴掌大的一块供人怀想……那新房后未折尽的老石墙上长满了爬山虎,它象一道供游人阅览的别致的新屏障,多少人可以听懂它那宽厚的诉说?知那慈祥的前朝往事……凤山老墙微微笑,凤山儿女有出息。
         凤山村文化味儿极浓,无论大小门,新新旧旧都贴着一幅幅对联,着实让同来的友人品读了一番联文,也欣赏了一回笔墨功夫。
        在凤山村受到了诗友——查记酒坊永红先生的热忱接待,他的老宅——宝德堂早年迫于生计曾卖予他人,甲午年复归,重新整砌装修。诗词楹联学会会长方跃明先生仁爱,亲写诗词赋联,力邀婺源八大墨宝,一一上阵,成书八韵,镶挂中堂。永红顿觉篷壁生辉,在两厢设下茶座,腾出楼室摆放笔墨纸砚,缴诗友共进文化食粮。或许有读者会问,查记酒坊不做酒吗?摆哪里?永红别出心裁,在临河的西墙架起空中楼阁,一级级木楼梯往上走,一坛坛佳酿泛幽香。在飘雪籽的风雨天,我们围炉煮酒,听风呤句,谁不说雅韵乡村有,新春酒味浓,高朋围四座,举止尽英雄?。
       凤山的故事很多,名人很多,条理脉络清晰可辨。凤山的山坞很多,路径很多,每亭每井泗洲护祐。我问向导为什么每个路亭都尊奉“泗洲老爷”?他说因为泗洲帮忙打天下后已经老了,在封神榜上黄帝让他管州管府,他却错听成管山管坞,兢兢业业守在地头林间,人们为了纪念他,建了无量数的路亭请他落脚休憩……
        凤山行,游玩一长天仍流连忘返。借用“五岳归来不看山”,凤山归来知徽州,矢志不渝爱中华。真不是我矫情,河山大好,岁月和谐,您不觉得吗?我们的时光静悄悄美了,美了!
         走到乡下去认识你,我的父老乡亲,我的古建民风,我的祖国河山,我的精神家园。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