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文化看点

古韵悠悠话西冲

发布时间:2013-10-10 00:00:00  作者:潘琳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西冲,一座呈“品”字型的村庄,位于婺源县西北部,距县城20公里,是新安望族俞氏聚居之地。16世的世崇公独爱西谷“有山水之乐,无车马之喧;有田野之饶,无嚣尘之扰”,南宋宝庆三年(公元1227年),由婺源城南始迁于此,因处于“六水朝西”的山谷平地,故取名西谷。经24世的德宗公的开拓,俞氏子孙历经200多年的艰苦奋斗和发展壮大,创造了婺源的徽州俞氏史上的辉煌。
  养在深闺人未识的西冲,不光有优美的田园风光,更有厚重的人文底蕴,与外面的思溪、延村相比,这里青山耸立,绿水环绕,廓外田园绿意盎然,更添了一份宁静和安详,少了嚣尘的侵扰和喧闹。
  相传,西冲是浣纱的美女西施终老的最后归宿。进村的牌楼早已湮没于岁月的长河中,村口的大树见证着西冲的变迁和兴盛,在几度夕阳中依旧枝繁叶茂,摇曳着在向人们倾诉这唯美的故事。路旁一座低矮的小庙宇——是徽州乡间很普通的那种——专门奉祀商圣范蠡的“相公庙”,留下了无限暇想。遥想当年,春秋时期的越国美女夷光,这位不朽的巾帼奇女子,被派往吴王夫差的后宫,委身于吴王充当了间谍,使出“美人计”,与雄姿英发的范相公里应外合兴越灭吴,不思进取的夫差整日歌舞升平,怀有复国之梦的勾践却卧薪尝胆,顷刻间吴国政权轰然倾覆,西施与心上人范相公同泛五湖,远离战火,渡过鄱湖,翻山越岭来到思口的冲里隐居。此后,陶朱公范蠡外出漂泊经商终成巨贾,一代天娇西施融入了当地山越人的生活,村子便有了西施“鸿影初照”的吴王井,有了开窍泉旁的琴台。
  我走遍婺源的山山水水,唯有西冲令我情有独钟。偶然的机会,有幸认识了村委会的胡志祥书记,在他的陪同下,聆听着西冲这位当家人对村子如数家珍的诉说,留连于村中小径,感受散落在村落中的古韵遗风,使我对美丽的西冲更加仰慕。
  明清时期,西冲的俞氏,在屯积大量的土地、鱼塘和房产,进行原始资料的积累后,蕴育了大批徽州史上叱咤一时的木商,村里最早的商人,可以追溯到徽商鼎盛的明朝万历年间。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仍可从村子里数目繁多国内罕见的古民居、古商铺中,隐隐约约可见当时的繁荣。胡书记告诉我,全村一大半以上都是古建筑。
  西冲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敦伦堂”,就是前仆后继发家致富的木商反哺桑梓而建的俞氏宗祠,这座建于清朝嘉庆七年(公元1802年)、占地2500多平方米的宗祠,是婺源面积最大的宗祠,共有十六眼天井。宗祠的大门是气势恢弘的五凤门楼,正堂是联结全村俞氏的精神纽带,是执行宗法制度及举行祭祀等重大活动的地方,也是俞氏的娱乐会所。进得门内,一左一右的两眼天井,称为龙眼。听胡书记介绍,宗祠的中门处还能搭台唱戏,被誉为“北门城外第一戏台”,正堂的上堂及天井能容纳1000多人观看演出,每当戏班来临,全村及附近村庄的人们都赶来,台上唱戏,台下走人,热闹非凡。正堂的后堂是祭祀场所,有香火宫和族谱收藏室,祭祀时,两个小戏台供文武场吹拉弹唱。穿过正堂侧门,就来到了宗祠的偏堂,偏堂是生活区,戏班或鼓吹手们食宿的“招待所”。偏堂里还有个小池塘,有水源经过,既能养鱼,还能淘米洗菜洗衣,水塘边有个一人高的水牢,用来惩戒犯了族规或族内发生纠纷的族人。从偏堂上楼,一根根的“谷浪”延伸出屋顶,圆圆的晒盘里如圆圆的笑脸,装着人们的丰收喜悦,站在这里,还能远眺南屏绕翠、清溪长流的风光。到了正堂的二楼,有两个不起眼的小密室,用来保护族人躲避外族追捕或抓壮丁。远见卓识的村委会成员,一直在宗祠的偏堂里办公,保护这美轮美奂的宗祠,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村委会领导勒紧裤带,垫付出自己微薄的工资申报“国宝”,成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起,将濒临倒塌的宗祠进行了修葺,历经两百多年沧桑的俞氏宗祠,又焕发了青春和活力。
  新农村的建设,西冲旧貌换了新颜,村头的古树下,多了一处憩息之地,村民或游人在夏日鸣蝉中、在呢侬吴音里陶醉于自然山水间。
  进得村里,有处别具特色的“八只坎”,八级台阶,每一级之间8公分高。九数是皇家特权,用九数与皇家犯讳,恐一不小心招来无妄之灾,在农村,能有这八只坎,地位和规格算是相当显赫了。经胡书记的解说,令我茅塞顿开:前面村子里出了一位“服贾孝养在汉阳,后经理金陵广仁堂”的奉直大夫俞兆灵,文武官员都毕恭毕敬在这里落轿下马。
  自唐宋以来,西冲便是“徽饶古道”的必经之地,西冲人秉持前人乐于助人的品质,古朴的民风得以传承。八只坎正对面的是一座古茶亭,将村子分开两条小道。每天清晨,村民自发轮流给络绎不绝的过路人烧水沏茶,承袭了徽州的优良传统。为了不使来去匆匆的行人走错路,村民在道路交叉口的房角墙上,竖起一人高的“大路转弯”石刻,这个在历史的风雨中屹立了300多年交通标识,现已成为村中独特的景致。
  西冲是个藏风聚气的宝地。古茶亭的右边一排高高的台阶,虽长满杂草和青苔,但还是掩饰不了关帝庙曾经的辉煌,与村头的文财神“相公庙”,一文一武互相映衬。在古老的徽州,人们非常崇敬生前忠心不二、死后“显圣护民”的武圣关公,恩怨分明、以义当头的武财神关羽备受徽商们的追崇,常常将关帝庙设在古商道旁,成为商人的守护神,西冲作为徽州的木商故里,在徽饶古道上,自然少不了关帝庙。
  西冲以古井众多而闻名,吴王井、长生泉、开窍泉(石壁井)、新安第一泉……每一口井便是一个故事,长生泉的水能使人无病无灾长命百岁,有趣的是,村中这座“吴王井”竟然与苏州灵岩山的吴王井是同源姐妹井,传说初来乍到的西施在井边“鸿影初照”,井侧还有块康熙34年的禁碑,对污染和破坏井水的行为进行禁止和处罚。
  古徽州的商人,以诚信赢得信誉,有副著名的对联:“读书好营商好效好便好,创业难守业难知难不难。”西冲的古商铺很多,恒升永号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文公阙里,耕读传家是一道永恒的风景。西冲有古香斋、小吾庐和乙照斋三座古书院,睿智的西冲人以事稼穑,知书达礼,把经商与文化教育并重,以教促商,既学做人,又学谋生,成了徽商文化的典型代表,更有一大户人家,三进房子,正对着广阔的田野,梁上刻的却是犁耙耖等农耕文化。如今,这山里新建的小学,朗朗书声穿过白墙黑瓦,弥漫在空气中久久回旋。
  在西冲穿越着时空邃道,还常常会发现村子里留存着大量的解放初期和文革时期的标志。一户古民居的粉墙上,完整地保留着抗美援朝的语录,油漆的红字倒映在旁边的水塘里,耳边似乎回响起“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激动人心的音乐,一些民居的墙上,斑驳的黄色“忠”字依稀可见,仿佛让人重新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不管历史如何演绎,在宁静的山乡惯看秋月春风,古韵悠悠,让人尽情放纵,缠绵在西冲的乡间……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