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发布时间:2013-10-14 00:00:00  作者:月满西楼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去年暑假,我带着孩子回到小时候居住的秋口镇苗圃村。那里却已人烟稀少,昔日漂亮的楼房也已残垣断壁。村里的老人说很多人都外出打工了,挣了钱到外面买了房,把这里的亲人都带走了。

虽然苗圃村繁华不再,但我对乡亲们的想念与感恩之情如同村口的香樟一样永远长青。

很小的时候,我家住在苗圃村,我爸妈原本是外地人,在那里举目无亲,可苗圃村里的人却不曾欺负过我们,反而给予我们家更多帮助和温暖,他们就像亲人那样对待我们。

记得六岁那年夏天的一个傍晚,爸妈让我跟着哥哥去七里之外的秋口镇看露天电影,说他们忙完家务就来找我们,让我和哥哥在政府大门口等他们。那个时候,去看电影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四面八方村子里的人像赶集似地蜂拥而至。

哥哥嫌带着我麻烦,把我给扔下自己一溜烟跑得了无踪影。我只好独自跟着路上的陌生人去了秋口镇。路上要过一条很宽的大河,白天可以渡船,可到了晚上,船夫早早收工回家,只能从一座很长的大坝上走才能过河。那天大坝上的水不是很深,大概只是没过脚踝那样的高度,水流却有些急,因为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所以我壮着胆子,跟在一帮人后面战战兢兢淌水过了河。

       到了镇里,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那一晚,我根本没心思看电影,电影里放的是什么,我一点也不清楚。一心只想着要找到哥哥,这样也好有个伴,自己不会那么害怕。我围着广场一圈又一圈地找,从人群的最里面到最外围,每找一处就扯着嗓门大声喊:“哥哥”。喊得我喉咙嘶哑,浑身疲惫,却怎么也找不到哥哥。小不点一样的我很辛苦地穿梭在拥挤的人群里,好歹熬到电影放完。我满心欢喜地站在政府大楼门口,眼睛瞪得跟猫头鹰似的在散开的人群里搜寻着哥哥的身影。可等了很久,没有把哥哥盼来,也没见到爸妈和村子里熟悉的人。

     我以为哥哥他们都已经走了,就赶紧往回家的路上走。可是走到那座大坝前的时候,我却不敢再走下去了。看着黑漆漆的河面,黑漆漆的夜空,空荡荡的,只听得见水流“哗哗”的声音,那声音穿过宁静的夜空让人听起来是那样的恐怖!想到自己一个人,在这么黑的夜晚,要走过这样一座水流湍急的长长的大坝,我吓得哇哇大哭!

 我就一直那么无助地哭着,这哭声引来一瘸腿的老奶奶,她一瘸一拐地走到我身边,问我出了什么事情。我说我找不到家里人了,也不敢过大坝回家。善良的老奶奶牵着我的手说很晚了,过河很危险,让我去她家住一晚。

那一晚我睡得安安稳稳,可苗圃村却折腾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朝大坝走去,老远就看到大坝这边围满了很多人,还有断断续续的哭声。仔细一看,都是苗圃村里的人。看到我,他们赶紧大声喊:“你昨晚到哪里去喽?大家都找了你一晚呢!”有的高兴地朝人群里喊:“老程,不要哭啦!你女儿回来啦!”

可我的出现却让爸妈吃惊不小。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爸妈眼里布满了血丝,脸色苍白,很是疲惫的样子。见了我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面露惊喜的神情,倒像见到了鬼似的,那眼神里充满了恐惧。我妈甚至很紧张地往后退,仿佛受到了惊吓。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我妈擦着红肿的眼睛问。

她这一问把我给唬住了,不明白我妈为何要说那样不吉利的话,还有大人们那一脸神色怪异的表情!

我告诉他们前一晚我做了什么事情。村长看见我很清醒的样子,对我爸妈说:“没什么问题啦!不要疑神疑鬼啦!”

我爸蹲下来摸摸我的头,拍拍我的后背,亲亲我的脸颊,觉得我不是那种虚幻飘渺、来吓唬他们的鬼,方才露出开心的笑容,把我抱了起来。

我妈也放下心来:“不管是人是鬼,都是我家女儿。”

村长和大人们也都眉开眼笑,纷纷祝福我爸妈女儿平安回来。

我真没想到我这一“失踪”,竟搅得整个村子一夜不得安宁。姐姐说,爸妈因为找不到我,就以为我被水流冲到大坝下面的河里去了,越想越觉得我一定出事了,就到河里去打捞我的身体。听说我家出事了,村里所有的男人全部出动,跟着我父母以最快的速度走到大坝下面,潜入河里到处找我。可亲可爱的乡亲们整整一个晚上没有休息,每个人一直都浸泡在水里,焦急地寻找,直到天亮!白天里在田里忙碌已是很辛劳,加上夜里在水里长时间的折腾,有的人疲劳得眼睛泛花,看到水底白色的石头以为是我,费力地抱起来,丝毫也分辨不清是人还是石头。他们这样的辛苦疲乏,却还要安慰我的父母。很多人疲劳过度,感冒咳嗽,病了好几天,却从不埋怨我父母。

留在村里的女人也没有休息,忙着照看我的哥哥和弟弟。生怕我哥哥因为内疚自责而再出意外。

我这才明白为何我爸妈看到我会那么害怕,以为是我的魂魄归来!那个时候因为太小,不懂得这份可贵的乡情。长大以后,每次回想起来,总让我感动不已。

后来因为我爸工作调动的缘故,我们也就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苗圃。搬家的时候乡亲们也都来帮忙,我还记得我妈和她的好姐妹搂成一团哭得稀里哗啦。时常,村子里的人会拿一些黄豆芝麻啊之类的东西来看我们,妈妈也总要做一些好菜招待他们。爸爸也会买好酒和他们痛饮一顿,不醉不罢休。

离开苗圃已经三十多年了,如今我也远走他乡。常常,我和孩子谈起村子里那些温馨的故事,还有那里如亲人一般的父老乡亲。每次说完,内心里的感动不停滴涌动,我的鼻子酸得就像浸在醋坛子里一样,泪眼婆娑。孩子总会瞪着大眼问这问那,我知道这样的故事、这样的乡亲对于从小就居住在钢筋水泥、彼此冷漠的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如同天书一般不可思议。可苗圃村还有那些乡亲们却永远活在我的心里,融入我的血液,陪伴着我呼吸,让我热泪涟涟!

牵着孩子走在故乡熟悉的小路上,泪眼朦胧唱地那首《父老乡亲》,让歌声寄托我浓浓的乡情:“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胡子里长满故事,憨笑中埋着乡音。啊,父老乡亲!啊,父老乡亲!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

是的,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的一个村子里,有那么一帮亲人,用他们淳朴的爱温暖着来自异乡的我们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