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乡婺源 > 星江文苑

柴火换学费

发布时间:2014-01-08 00:00:00  作者:毕凡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载入中…

    在我的记忆里,从小学到中学,每年的寒暑假都要干很多农活,还要赚取自己的学杂费。母亲是农民,所以家里有几亩薄地;父亲是教师,村人尊称为先生,他是吃“公家粮”的,但寒暑假、节假日,父亲都会带着我们姊妹仨一起下地干活,既能帮家里分担一些,又能让我们从小懂得劳动的艰辛,收获的不易。

    暑假的记忆尤为深刻。农活多,天气又热,觉得2个月的假期很辛苦,但同时充满乐趣;乡村里没有其他赚学费的副业,但有一条好路子:上山砍柴,然后扛到当地的砖瓦窑,100斤能卖几毛钱。

    父亲给我们安排好:上午干家里的农活,耘田、除草、挖茶、打猪草、耙柽籽树;下午扛窑柴,为了积攒学杂费和自己的零用钱。我们都特别卖力,稚嫩的肩膀磨得红肿起泡也不叫一声苦,有时肩膀那个疼啊,也仍要咬牙把柴火扛回来,而且给自己定任务——每天100斤以。小小的人儿自此懂得生活的不易,扛得起肩上的责任,也享受为理想奋斗的历程!

    有一次贪心,柴火泰国沉重,刚扛了几步路,就双腿发软;同伴劝我砍掉一截,我舍不得,砍掉的就是我的学费,我的理想!果然,中途我支持不住了,把柴火丢在路上,生气地对那根无辜的木头一阵狂踢,这一刻,心里也想着诸如父母狠心啊,命运不公啊···于是大哭了一场,伙伴们手足无措,都扛着自个儿的“学费”呢,也不可能帮我;最后,还是抹着眼泪,化悲愤为力量,半扛半拖,终于把柴火搬到砖瓦窑。算一算今天又有几毛钱进账,就开心地笑着,泪花儿还挂在脸上呢! 

    人,也许是会退化的吧?如今的我们,双肩居然扛不过年少的自己?上中学那会儿80来斤也是扛得动的,如今牛高马大的却一无是处,甚至还不如年近六旬的母亲?柴火换学费的年代过去了很久,却似乎就在昨日;人生不到百年的光阴,多回首看看来时的路,不忘记往昔的甘苦,不作践今日的幸福,不嫉妒奢华纷杂的旁人,不舍弃一颗平常恬淡的心·····

【编辑:admin】
图文推荐